在這結果論的世界只有自己才能從這奔跑的過程中不斷的超越自己擺脫這結果論所設定的框架